《实况足球》游戏在中国的代理发布商NetEase宣布,从游戏中剔除厄齐尔这一形象,并立刻生效。

让孩子“真正爱上编程”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有趣”就是编程猫的一大“杀手锏”。成立以来,编程猫始终坚持“no fun go die”的理念,并在教学工具研发、课程设计开发,甚至内部运营等环节中将“有趣”二字一以贯之。

图为中印尼两国嘉宾按下隧道贯通按钮。林永传 摄

作者 董晓斌 葛程诚 周祖熙

“编程是用什么来教的?”编程猫给出的答案是工具,这也正是编程教育区别于其他学科的特殊所在。从通过搭建积木学习编码逻辑的图形化编程工具Kitten,到提供沉浸式创作空间的3D工具代码岛,再到专为幼儿提供的无字化小火箭编程和移动端编程工具Nemo,编程猫先后推出一系列趣味十足的创作工具,进一步扩宽了少儿编程学习的入口。

NetEase方面称:“我们不能理解、接受或者原谅(厄齐尔)这一言论!”

“住在这里有吃的,有喝的,有火烤,还能上网,跟家里一样。”覃飞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往年元宵节,他都在上班,今年的疫情不仅打乱了计划,还让他成了隔离人员,他笑言:“看来这就是‘躲过了初一,没躲过十五’。”

听闻消息,牛庄乡卫生院医护人员张亮和龚晓艳主动请缨,志愿前往集中留观中心,24小时为隔离者提供医疗、后勤、心理咨询等服务。

今年5月,编程猫宣布启动“百城千店”计划,预计三年内在全国100座城市设立1000个编程学习中心,打通多元化的教学场景,覆盖更多学生群体。此外,编程猫还推出了全新的督导运营体系,成为全行业唯一一个在每个线下门店都有运营教练驻点的机构。从教学培训、管理培训、课程体系、多媒体课件的提供,再到实际运营方面的支持,编程猫不断迭代自身的服务水平,持续给合作方带来越来越多的价值。

龚晓艳说,她担心白天太忙,正月十四晚上已经提前跟爸妈送去了元宵祝福,“怕爸妈担心,我也没告诉他们我在这,视频通话都是躲在被子里。”

而在集中留观中心保卫室,牛庄乡派出所辅警陈平正盯着监控显示屏,查看每位留观人员的情况。15名密切接触者集中隔离后,他和2名同事,以及牛庄乡疫情防控党员突击队的6名队员站到一线,轮流值守。

在中国,编程教育的发展也正在不断加速。今年11月,编程猫与清华大学、教育部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委员会合作,制定了首个青少年编程能力等级标准,而12月,2019年NCT全国青少年编程能力等级测试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全国19个考区开考。从联合制定标准,到推行等级测试,都意味着编程教育正日益进入更加标准化、规范化的发展新阶段。那么,编程猫又是如何推动编程教育行业发展的?

图为雅万高铁5号隧道。林永传 摄

和他们并肩作战的,还有52岁的消毒人员王德贵。8日一早,王德贵就由上至下、由左至右地把消毒药水喷到留观中心各处,在开关、把手等细微之处,他还加强喷洒,“今天应该搞仔细点,让大家安安心心过节。”

“工具+课程+平台”一直以来是编程猫独特的少儿编程教育体系。在少儿创作社区中,编程猫不断与各类拥有知名度、美誉度的IP进行合作,比如“故宫宫廷文化”、“会说话的汤姆猫”、“小羊肖恩”、“玩偶奇兵”等,通过创建素材生态库、开发主题课程等方式,充分激发孩子的想象力,鼓励孩子们主动创造属于自己的编程作品。

连接印尼首都雅加达和万隆的雅万高铁全长142.3公里,是中印尼共建“一带一路”标志性项目。该项目是中国高速铁路从技术标准、勘察设计、工程施工、装备制造、物资供应,到运营管理、人才培训、沿线综合开发等全产业链走出国门的“第一单”。其最高设计时速350公里,建成后车程将由现在的3个多小时缩短至约40分钟。(完)

黑龙江省要求养老机构要对包括工作人员在内的所有人员实施全封闭管理,严格执行不再接收新入住老年人的规定,禁止任何人、任何形式的来访、探视。此外要对养老机构在院老人和工作人员进行全面排查,逐一登记,同时保障养老机构防疫物资、生活必需品供给,停止集体用餐,由养老机构食堂统一送餐到老年人居室,实行分餐制。

据了解,集中留观中心的留观人员只要14天观察期满,各项复查无异常,就能回去自行居家隔离。

厄齐尔发表针对中国的言论,遭到多方抗议和抵制。NetEase表示,厄齐尔“伤害了中国球迷的感情,违反了关于爱与和平的体育精神”,因此,他们决定从《实况足球》游戏中删除掉厄齐尔的形象。

2月1日,集中留观中心改造完成后的第二天,牛庄乡就确诊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随后,与该患者密切接触的15名人员全部集中隔离。

与此同时,在科技与教育深度融合的大背景下,编程猫也正在利用自身优势,探索如何用科技更好地赋能少儿编程教育。为了让孩子们收获个性化的编程学习体验,编程猫推出“AI双师课堂”和高效的Octopus异步教学系统,利用AI引擎辅助、线上1名远程教师授课、线下1名学校教师同步答疑三合一的教学形式,希望在提高教学效率的同时实现真正“因材施教”的编程教育。

“今天中午吃‘元宵大餐’,晚上还有汤圆。来,先测个体温。”说着,龚晓艳拿出体温仪,对准覃飞的额头,“滴”的一声响:36.7度。

从孩子出发 提供更好的编程教育

牛庄乡最高海拔2600多米,地处四县交界之地,外出务工人员较多。据统计,该乡总人口7782人,外地返乡人员就有1857人,其中武汉返乡人员557人。

8日是元宵节,在湖北省五峰土家族自治县牛庄乡集中留观中心内,“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龚晓艳,把多加了两道菜的中饭送到了留观人员覃飞(化名)的房间。

在本次媒体开放日上,来自北仑体验中心的线下合作方石伟科为大家讲述了自己与编程猫合作的故事。在石老师的团队遭遇瓶颈期,前期积累的资源已经耗光的情况下,编程猫团队给予了他们全方位的支持,“从课程内容的打磨,到招生规划的制定,再到校区的实际运营,是编程猫对于线下合作方的这种用心,让我坚信自己选择编程猫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希望未来我们也能一起努力,把最好的编程教育带给每一个孩子!”

图为中印尼两国嘉宾观看隧道贯通瞬间。林永传 摄

当天下午5时30分,龚晓艳和张亮准时把加了汤圆的晚餐送到各个房间。“中国人看电视剧都喜欢‘大团圆’结局,人人平安幸福,所以希望这小小的汤圆,能让这次战‘疫’也有个‘大团圆’结局。”张亮说。(完)

据张伟介绍,雅万高铁5号隧道全长422米,是该项目隧道工程推进的重要节点。该隧道属浅埋隧道,全部为黏土地质,自稳能力差,地质条件复杂。自去年6月18日开工以来,现场工程技术人员采用三台阶临时仰拱法成功克服全隧浅埋、围岩软弱困难,通过短进尺、强支护、勤监控、快调整等手段,确保隧道施工安全和开挖进度。隧道施工过程中,中国中铁培养了79名熟练掌握隧道施工技术的印尼工人,将成为雅万高铁建设生力军。

2019年5月,编程猫首创了MCC矩阵式课程体系,根据4-16岁学龄儿童不同阶段的认知和能力,实现分年级定制化教学,填补了中小学编程体系化空白。同时,课程体系强调跨学科融合的重要性,鼓励孩子用编程来解决学科问题,注重孩子的全面发展。

张伟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中方人员和物资赴印尼受限,让本来就很困难的雨季施工雪上加霜。但中国中铁项目部众志成城、齐心协力坚守海外施工生产阵地,在做好疫情防控同时坚决推进施工生产。目前中国中铁管段内路基、桥梁、隧道等工程都在积极推进,架梁、制梁、车站等生产都在有序进行,为完成今年生产任务奠定坚实基础。也体现了中国中铁按时推进项目进展决心。

2015年,秉承“为下一代提供更有价值的教育”初心,编程猫迈进少儿编程教育创业期。作为行业中起步较早的品牌,编程猫选择了“坚持底层技术研发”,亲研工具,打造行业壁垒,推动编程教育在中国的普及。编程猫创始人兼CEO李天驰认为,少儿编程不是一个新的知识体系,而是一种新的学习方式,它甚至可以赋能孩子其它学科的学习,帮助锻炼解决问题的思维和能力。

图为中国中铁印尼雅万高铁项目部总经理张伟在贯通仪式上致辞。林永传 摄

由于交通不便,当地医疗条件也十分有限。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牛庄乡迅速将刚完工的福利院改造成面积500平方米的集中留观中心,以满足防控需要。

除此之外,在长期的编程教育实践中,编程猫发现,下沉城市对人工智能和编程教育的渴望程度远超过一线城市的政策决策者。因此,从2019年开始,编程猫开启下沉市场的发力,探索线上线下融合发展,把优质的编程教育带给三四线城市甚至偏远地区的孩子,让他们与大城市的孩子们一样也能享受到编程学习的快乐。

教研负责人梁志华表示,编程猫一直都是两条腿在走路,因为做的是编程教育,只做编程不可以,只做教育也不可以,必须是这两个领域相融合,才有可能把培训体系搭建好,更要放眼国际,然后培养属于编程教育自己的人才。

拓荒蓝海 推动少儿编程教育普及

前文所述的小学员悦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为了减轻作为交易员的爸爸的工作量,用自己在编程猫学到的编程知识,开发出了一套Python小程序,将爸爸原先两个小时的工作缩短到几分钟。在中国,还有3147万名像他一样的小学员,借由编程学习中培养起的思维能力与创新能力,他们开始自己动手设计小游戏、小程序去解决现实生活中遇到的问题。

在本次开放日上,编程猫同时宣布即将成立“西蒙商学院”的计划,并推动其尽快落地。“西蒙商学院”将针对线下合作方进行内容、管理、运营等多个维度的专业培训,辅助线下合作编程教学的展开,让行业共享编程猫的探索成果。未来,编程猫也将继续探索线上线下融合生态的建设,持续用科技赋能编程教育的长远发展,让更多的中国孩子接触编程、爱上编程。

编程猫创始人兼CEO李天驰

少儿编程,这项对国内大众还稍显陌生的学科概念其实早已风靡全球。在美国,编程已进入幼儿园和中小学课堂,是备受欢迎的课程之一;在英国,编程被列入国家教学大纲,成为6-15岁孩子的必修课。当人工智能时代呼啸而来,编程作为人类对话人工智能的语言,已被国际社会视为孩子必须掌握的未来技能之一。

李天驰在演讲中表示:“我一直认为,不是不学编程的孩子就没有未来,而是懂编程的孩子有更多的可能性。少儿编程在中国还处在起步阶段,作为中国少儿编程事业的拓荒者,编程猫始终希望通过优质的教学产品和贴心负责的服务,为中国孩子提供更多可能性,把这一代孩子带向未来的数字世界。”

吴小平介绍,以上严格管理措施,黑龙江省内民政系统儿童福利院、流浪乞讨救助机构和精神卫生福利机构也要参照执行,并将对全省所有养老机构疫情防控工作开展地毯式大排查。

寓教于乐 发力探索下沉市场

集中留观中心内安静冷清,也有些年轻人有些待不住,龚晓艳就在网上帮助他们订购零食,“一位小妹妹还专程给我带了一份,让我蛮感动。”

在师资层面,编程猫通过完整且严格的招募培训体系,已经组建起了一支超过200位专职教师团队,他们均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巴黎十一大、京都大学等国内外知名高校。此外,编程猫还邀请了来自人大附中、华师大附中等全国百所名校的一线信息技术教师与计算机领域专家,全面参与大纲制定、案例设计、教学环节设计、课程测试等研课环节。

记者通过视频看到,集中留观中心共有30间房,每间房面积约10平方米,因当地天气寒冷,房中都放有电暖桌。此外,电视机、电热毯、电水壶、无线WIFI等也是一应俱全。

以“好工具”为抓手,以“有趣”激发学员创作,编程猫用强大创新能力切入编程教育的入口。与此同时,编程猫还与清华大学、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中国软件行业协会等高校、机构之间开展了多项精诚合作,用“工具-教材-等考(等级考试)”的模式不断拓宽出口。此外,编程猫也在不断打通进校优势,先后入驻国内外11500所院校。编程猫创始人李天驰谈到:“如果有一天中国的编程教育或者人工智能教育发展得好,一定是千千万万中小学生在校内得到了非常好的学习机会。”

除了每天给留观对象送餐、体检外,张亮和龚晓艳还要对口罩等医疗物资进行回收、消毒、封装,然后交给医疗废物公司收走销毁。

图为中印尼高铁合资公司(KCIC)董事长詹德拉在贯通仪式上致辞。林永传 摄

“Kids NO•1”,是编程猫一直坚持的核心理念。编程猫始终将孩子的学习体验放在第一位,希望为孩子们提供更好的编程教育。而什么是真正好的编程教育?李天驰指出,好的编程教育是好工具、好老师、好课程的总和。因此,除了好工具之外,编程猫也持续在师资和课程两大方面上不断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