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本来昨天台湾也要发射一枚火箭 结果被临时喊停–上观)

例如,如果一个亲戚问到Facebook如何处理仇恨言论和虚假消息时,那么聊天机器人将指示员工回答以下几点:Facebook会就此事咨询专家;会雇用更多的专业人士来监管其内容;用AI技术发现仇恨言论;立法对解决该类问题是至关重要的。它还建议引用Facebook报告中有关公司如何执行其标准的统计数据。

Facebook的一位发言人甚至表示,Facebook人工智能研究小组并没有直接参与利亚姆机器人的开发。“毫无意外,Liam机器人似乎是一个愚蠢的程序,吐出固定的答案。”

“聊天机器人”是一种公关手段?

但是谷歌的高级经理Adrienne Porter Felt认为Liam Bot十分有趣,她觉得我们没必要对它的回答过于严格。Felt还恶搞了Facebook的这位“公关”,在Twitter上模仿机器人的口吻发布了极具讽刺意味的问答对话。

Liam Bot的设计初衷是为Facebook的员工提供建议,告诉他们如何回答有关过去一年里关于公司面对的各种争议问题。这个聊天机器人于今年春天首次接受测试,并在感恩节前夕向员工推出。

据台媒26日报道,原定于27日在台东升空的“飞鼠”火箭被叫停发射,可能的原因是基地违反部分法规未能获得空域许可。陈彦生称,未来将拆卸火箭移至美国的阿拉斯加发射,但还未获得当地同意,有待再议。

陈彦生博士如果仅仅是一位心怀航天梦想的企业家,在放飞火箭和公开表态之前,恐怕应该好好学学有关法律,不要引发作为理工男无法承担的一连串严重后果。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报道,由于负面新闻层出不穷,公司员工的士气有所下降,而且越来越多的员工向以前的同事或业内同行询问其他工作前景。员工评论网站Glassdoor的调查显示,Facebook今年从最佳雇主排名榜的最高跌至第七位。

为了弥补低水平发动机带来的拖累,陈彦生在火箭结构上比较激进,选择了全碳纤维发动机壳体和火箭壳体。经过艰难的方案选择和设计,“飞鼠5”对外公开的参数是起飞重量35吨、起飞推力65吨,太阳同步轨道最大发射能力350千克、低轨道最大发射能力390千克,最大发射轨道高度700千米。熟悉火箭的人们可以发现,这两个运载能力数字之间的比例是很不正常的,低轨道发射能力的数值应当比太阳同步轨道大很多。

Liam Bot的回答主要涉及的是与公司负面新闻有关的问题,在其答案中通常会链接到公司博客和官方新闻。

按照《导弹技术控制条例》,“飞鼠”火箭属于I类项目,具体条文是:

据《宇航日报与防务报告》报道,陈彦生甚至还考虑到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或者澳大利亚去发射。这不是要把当地政府吓出心脏病来吗?

但是Felt认为,假期里的对话往往充满了不愉快,让机器人用呆板的公司语言来回答问题倒是十分有趣。她也表示会继续找时间写下更多有用的问题和答案,并愿意接受建议。

而对Facebook员工而言,有时也会被家人和朋友质询,为什么仍在这家硅谷公司工作。针对员工的困扰,Facebook给全体员工发信息宣布了Liam Bot。

我们尚且不知道美国政府是不是批准“飞鼠”入境,并批准了2020年12月的发射。如果这枚火箭成行,那将是非常严重的政治事件,等于是中国企业未经中央政府批准,擅自向美国出口违反《导弹技术控制条例》的产品了。

机器人Liam给出的答案由Facebook的公关部门汇总而成——大多为公司高管在会议或文件中曾经发表的内容。这些回答集中应对多个方面,包括该公司如何处理言论自由、干预选举等问题。

于是,感恩节前夕,Facebook推出了一个新工具:可以教给他们的员工像公司官方一样回应有关公司棘手问题的聊天机器人“Liam Bot”。

Liam:当我们在一个领域取得进展时,就会在其他领域遇到问题,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

公司的创始人陈彦生博士曾经在NASA供职21年,具有丰富经验。这么说,台湾就要进入航天时代了?

一名员工告诉Liam bot,叔叔刚刚问到关于Facebook侵犯隐私的历史,该如何回答呢。而Liam可能会机械地吐出:“Facebook每年投资数百万来保护我们用户的隐私。”

根据美国《宇航日报与防务报告》报道,“飞鼠5”火箭用的并不是HTPB燃料,而是某种台湾自行生产的硬质橡胶。这实际上回到1937年德国人的技术路线上了。HTPB是性能优良的军用推进剂,受到极为严密的管制,虽然在民用涂料领域有一定的应用,但大量采购是不可能的。估计陈彦生也是无路可走,才选了这种复古燃料。

应该说,陈彦生对氧化剂的选择还是比较小心的。台湾地域狭小,发射场的选址和运行都面临着沉重的环保压力。作为氧化剂的笑气虽然比冲比较低,但毒性不大,燃烧之后也不会产生有毒物质,比较适合台湾的现实。当然,作为燃烧剂的硬质橡胶中必然要添加一些重氯酸盐来改善燃烧品质。它可能沉积在妇女体内影响母乳品质。如果每年只进行少量发射的环境影响不大,真的如陈彦生所期望的那样一年发射上百枚,就不是小问题了。

此事引起当地养虾农户一片哗然。最新消息是,原定于昨天发射的这枚“飞鼠5”火箭被临时喊停了。

近年来,Facebook的声誉因一系列丑闻而跌入谷底,包括该网站如何传播虚假信息、如何被用来干预选举以及深陷剑桥公司丑闻等风波。今年十月,扎克伯格被国会质询了好几个小时,其内容从政治宣传到劳动力多元化无所不有。

陈彦生确实曾经是NASA的员工,但他早在2009年就离开美国,加入了台湾太空计划署,从事火箭和导弹相关技术的研究。他带回来的技术,是所谓的混合燃料火箭发动机。我们熟悉的火箭发动机有固体和液体两种。但混合发动机的燃料一半是固体一半是液体,一般来说,氧化剂是液体、燃烧剂是固体。混合发动机的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上世纪30年代的德国早期火箭计划。70多年,很多研究机构对它进行了研究和探索。来根据维基百科的调查,陈彦生所采用的是一氧化二氮(也就是笑气)和端羟基聚丁二烯推进剂(HTPB),并且实际发射了探空火箭。不过到2014年,他的研究项目被取消了。于是陈彦生辞职下海,自己创办了晋升太空科技公司。

至于发射费用,陈彦生对《宇航日报与防务报告》表示,“飞鼠5”可以比现有市场价格低10%,达到六七百万美元发射一次。然而,做一个简单的除法,就可以发现它的单价大约是两万美元一千克。这个数字确实比新西兰的“电子”火箭要便宜一点,然而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的长征11号火箭发射单价只有1万美元一千克,而且正在向5000美元一千克继续降价。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的快舟系列,也在差不多的价位上。陈彦生为了商业宣传,悍然把世界上最有竞争力的两大小型火箭供应商排除在话题之外,这样真的可以吗?

当被问到“你在离婚中得到了多少钱”时,机器人的回答是:“你肯定有很多问题,那么首先,我想先谈谈我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如果爸爸妈妈指责社交网络破坏民主怎么办?”——“如果他们认为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是以牺牲隐私为代价在收集其在线数据呢?”

这个答案听起来就像极了马克·扎克伯格的口吻。他在Facebook帖子里,在媒体电话里,在国会面前,都经常发布类似的话。当反复听到这些回答时,我们会觉得这听起来很机械——有外媒也曾戏称,就好像扎克伯格自己就是一台机器一样。

更不正常的是陈彦生对研发进度的推测,按照他的说法,要在2023年具备承接商业发射合同的能力。一种毫无基础的运载火箭用4年时间完成设计、研制、试飞、验证、批量生产、业务运行的全过程,这是任何一个有经验的航天机构都不敢相信的,充分体现了某些台湾人群体的风格。

Liam总是引用官方回答或是公司会议发言,也许这是Facebook借机器人之口来维护公司形象,达到公关效果。

如何回答亲朋好友的“死亡问题”?

“飞鼠”火箭有没有商业竞争力,是要交给市场去评判的。但航天技术本身有着深刻的政治属性,任何动作都有着政治后果。2019年10月30日,陈彦生带领晋升太空科技公司高管前往美国参加了国际宇航联大会,还发表了关于混合燃料发动机的论文。之后,他路过洛杉矶的时候对媒体表示:

最有意思的应该是下面这段问答。

“晋升首次发射预定在本年(2019)年底在台东进行,明年4月在台东再进行一次试射,12月在加州范登堡空军基地进行首度海外试射。”

一些Facebook员工也有类似的烦恼,他们担心在假期期间会被朋友和家人问及有关Facebook的棘手问题。

“包括主要参数超过300公里射程/500公斤载荷的完整火箭系统(包括弹道导弹、空间运载火箭和探空火箭)和无人驾驶航空飞行器系统(包括巡航导弹、靶机和侦察机),以及上述系统的生产设施、主要分系统(包括火箭各级)、再入飞行器、火箭发动机、制导系统及弹头机制。I类项目在转让时不论目的如何,均应加以特别限制,适用“强烈推定不予转让”原则:I类项目生产设施的转让一般不应批准。”

Liam Bot也提供一些实用的个人技术建议。例如,如果Facebook员工被亲朋好友问到,Facebook帐户由于密码重置被锁该怎么办,那么Liam Bot则会一步一步指导解锁。

台湾是中国领土,无论当前的政治态势如何,晋升太空科技公司在讨论出口问题的时候,必须向位于北京市阜成路8号的国家国防科工局提出申请。如果国防科工局没有批准,而美国又接纳了这枚火箭并且加以发射,相当于同时践踏了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并且撕毁了《导弹技术控制条例》本身,让它不再具有约束力。

2016年,Facebook开始在其开发者社区推广Facebook Messenger机器人。该公司确实投入了大量的研究时间和资金来开发自然语言模型,以进行类似人类的对话。

据台湾媒体22日报道,台东县政府发现自己辖区内竟然在兴建火箭发射场,一家叫做台湾晋升太空科技公司的企业打算在这里发射一枚叫做“飞鼠5”的小型运载火箭。

妈妈:你仍然单身吗?

在过去的几年中,Facebook也经常在公司内部小组中共享新闻发布,还直接与那些寻求建议的员工共享信息,并提供假期指导。该公司表示,今年希望利用Liam创造一种更有效的方式来帮助员工回答问题。

然而,面对某些问题,Liam有时给出的回答似乎不能令人满意。正如上文提到,Liam会进行机械性的官方回应。

到目前为止,混合燃料发动机最大的应用还是作为探空火箭动力,飞行高度记录只有150千米。这也真是陈彦生的技术积累。它能不能用作运载火箭主发动机把卫星发射入轨,或者作为导弹主发动机把弹头扔到遥远的地方,主要航天国家都没有先例。主要原因是它高不成低不就。作为运载火箭,它的比冲不如全液体发动机,导致发射能力低下;作为导弹,它的响应速度不如全固体发动机,还没有做好准备就被敌方摧毁了。因此,除了探空火箭,混合燃料发动机目前更多地用于火箭、航天器的姿态与轨道控制,能更好地扬长避短。“飞鼠5”可能是第一个打算用这种发动机入轨的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