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北京1月17日电 (记者 阮煜琳)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17日在中新社举办的国是论坛上表示,考虑到现实情况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任务的需要,202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实现6%左右的增长具备多个有利条件。

为发挥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作用,人民银行日前专门安排3000亿元专项再贷款,支持金融机构向疫情防控重点企业提供优惠利率贷款。

刘国强在9日召开的全国强化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资金支持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已明确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农业发展银行、工商银行等9家主要全国性银行,以及湖北、浙江、广东、河南等10个重点省市地方法人银行为专项再贷款发放对象。央行将进一步加强管理,提高专项再贷款资金的发放效率和精准性,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为保证资金投向更为精准,刘国强表示,专项再贷款资金投向实行重点企业名单制管理,确保资金精准投向疫情防控重点企业。严格专项再贷款资金用途,确保资金用于重点企业救灾、救急的生产经营活动,不得用于重点企业的一般性资金需求,资金封闭使用。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确保经济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王军说,这可能意味着未来不会简单地追求经济增速,而是兼顾质与量的平衡,甚至更加重视经济发展的质量。我们具备实现这一目标的有利条件:

“重点企业名单的范围不能太宽,要把资金投向直接与疫情防控相关的企业。”刘国强表示,专项再贷款实行优惠利率,银行运用专项再贷款发放的贷款利率也要实行优惠利率。财政将按实际贷款利率再给予一半的贴息,确保企业实际融资成本低于1.6%。

国家统计局17日数据显示,初步核算,2019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990865亿元人民币,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1%,符合6%至6.5%的预期目标。

——超大规模市场为中国经济提供了强大的韧性、空间和回旋余地,这是中国持续向好发展的最大底气和最重要支撑。稳投资的政策举措渐次出台,精准发力稳增长。

港交所去年风光无限,以3155亿港元的募资额在全球IPO拔得头筹,2019年11月,港股迎来了明星阿里巴巴,其二次上市后,募资达到了1012亿港元,占到了香港IPO全年募资总额的32%。阿里巴巴的回归,也助长了其他内地科技公司二次上市的信心,港交所也曾经透露,阿里上市后,前来咨询的企业多出了许多。

据悉,目前香港公立医院有108人正留院接受隔离,104人情况稳定,一名北区医院男病人因自身疾病情况严重,另外两名北区医院男病人及一名屯门医院男病人因自身疾病情况危殆。

虽然此后纳斯达克CEO阿德纳·弗里德曼表示“特朗普政府收回了那份声明,也就是说专门限制中概股的举动是不被考虑的。”

记者从央行了解到,重点企业包括全国性重点企业和地方重点企业,前者由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确定,后者由重点省市的省级政府确定,并报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备案。全国性银行向全国性重点企业名单内的企业发放贷款,重点省市地方法人银行向地方性重点企业名单内的企业发放贷款。

央行表示,将主动与地方相关部门、地方法人银行、全国性银行省级分支行等沟通对接,充分共享信息。同时,建议10个重点省市政府尽快将地方性重点企业名单报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备案。名单早确定,银行早发放贷款,企业早受益,有利于疫情防控。

“由于贷款既享受再贷款支持的优惠利率,又有财政贴息,存在很大套利机会。各方面要把好关,管好用好专项再贷款这一救急、救命的钱。”刘国强表示,将跟踪监督专项再贷款资金使用情况,重点审核企业范围、贷款额度的合理性。如发现地方法人银行或企业存在违规行为,央行将终止其使用专项再贷款资金的资格,并可提前收回专项再贷款,防止资金“跑冒滴漏”。

——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缓和了相对紧张的外部环境和经贸关系,有望改善悲观预期,提振投资信心。(完)

1月22日下午,医护人员护送香港首宗高度怀疑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男性患者离开伊利沙伯医院,由救护车转送至其他医院。中新社记者 麦尚旻 摄

然而,这些不确定性也足以让中概股惶然。这可能也是它们回归的重要原因。普华永道的报告预测,2020年香港IPO市场将继续活跃,预计全年集资总额可达2300亿-2600亿港元。

时间进入2019年,美股风云突变。10月初,据路透社报道,纳斯达克最近收紧了中国中小企业IPO的限制,申请的通过时间也拉长。背后的原因,是炒作这些中概股的资金,很多来自中国,而非美国的投资者。纳斯达克可能限制他们发行股份。几乎同时,彭博社援引三名消息人士称,特朗普政府考虑采取措施,让在美股上市的中国公司退市。消息传来,阿里巴巴市值蒸发了235亿美元。

“经济增长保持一定的速度是顺利实现各项重大目标任务的前提和基础。”王军认为,考虑到现实情况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任务的需要,2020年中国GDP增速预期目标应当且可能确定为6%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在阿里、美团和腾讯的高光之下,2018年在香港上市后,破发和流血的公司不在少数。虽然这些头部公司能够收割一大笔资金,但对于中小型的公司来说,流动性差、机构投资者为主的港交所或许并不是个好选择。

——经济发展中的新动能在加快形成。过去几年,经济新旧动能的转化进展比较顺利,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特别是在北上广深等经济发达地区,新动能快速成长的趋势非常明显。

——逆周期调节仍将发力,财政、货币政策发力的空间仍然较大。王军说,重点区域发展受到中央高度重视,并上升为国家战略。区域经济发展的新格局意味着中国将进一步推动大城市、特大城市、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的建设,这将是中国未来的新动力源和新发展重心。

香港特区政府卫生署24日晚通报,香港新增3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确诊个案,患者均来自武汉,已经入院隔离治疗。香港目前共发现5例输入的确诊个案。(完)

央行要求,金融机构要从严审批、从快发放贷款,建立贷款日报制度。金融机构拿到企业名单之后,原则上1天,最长2天,要将贷款发放到位。

港交所的上市潮始于2018年。当年4月,港交所启动了颠覆性的两项改革:放开同股不同权架构的公司在港交所上市;允许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 也正是在那一年,小米、美团点评等内地科技公司争先恐后赴港,赶在资本寒冬彻底降临前完成了IPO。当然,在2018年,更多的企业选择了纳斯达克和纽交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