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侨网1月10日电 据缅甸《金凤凰中文报》报道,仰光的十二月是少有的凉爽的时节,即便是中午,温度也只有30摄氏度左右,更别说走在路上有一阵一阵来自亚洲大陆的温和的凉风将衣服吹起,男士的拢基和女士的裙摆微微扬起,这是一个清凉的季节。

仰光外国语大学的基础设施很一般,教室之间的隔音效果很差,并且没有扩音设备。如果一间教室里的学生在齐声朗诵,那隔壁教室的学生绝对听不到台上的老师在讲什么。其他老师或许可以通过短暂地大声说话来上课,康泳老师是做不到的,这是一个难题。为了不影响教学,她特地从国内带了五台小蜜蜂到学校,自己使用一台,另外四台送给其他办公室的老师。

没错,康泳老师的学生们,都叫她“康妈妈”。在学生们眼中,康老师上课很严格,营造“沉浸式”课堂的她要求学生们在她的课上只能说汉语,不能说缅语,同时对任何一名学生的作业,都会严格认真地批改。而在生活中,康泳老师对她的学生们又非常关心,她经常给学生们带吃的东西,学生生病了她会组织大家前往医院看望。

2017年1月17日,作为由缅甸外交部和教育部正式发函邀请的仰光外国语大学汉语系唯一一名外教,康泳老师到达缅甸开始工作。她承担的课比较庞杂,《汉语写作》、《汉语公共演讲》、《汉语论文写作》、《中国历史文化》等课程均由她来任教。刚开始上课时,她发现有点不对劲,汉语系的教材太老旧了,教材中对中国概况的描述还停留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甚至出现了供销社、包产到户、家庭平均月收入100元这样的内容。

教书育人对于康泳老师来说早已不仅是工作,而是热爱。

康泳老师很不解,找到了汉语系主任杜恳美秋博士,跟她说明了情况。恳美秋博士对康泳老师发现的问题很重视,希望她能帮汉语系更新一些教材内容。于是,康泳老师之后一次回国再来时,行李箱中就带上了她精心挑选的,新的汉语教材。

里斯本与本菲卡体育俱乐部成立于1904年,是全球范围内运营体育项目最多的综合性体育俱乐部之一,俱乐部以足球为主要分支。本菲卡足球俱乐部目前拥有37座葡萄牙顶级联赛冠军奖杯,是葡萄牙获得联赛冠军最多的足球俱乐部,尽管每个赛季本菲卡都将自己的青训球员出售给欧洲其他豪门球队,但球队目前在联赛中仍然排名第一,正向着俱乐部第38座联赛冠军奖杯发起冲击。

“康老师对我们很好,经常关心我们,也会给我们带吃的东西。”杨秀慧说。

俱乐部商务与国际合作总监贝尔纳多·卡瓦略表示:“本菲卡青训层面的成功不应当仅在葡萄牙和欧洲,中国在俱乐部的战略规划中有着最为重要的地位,本菲卡不同于其他欧洲豪门,俱乐部在中国并不着重于商业开发,而是将目光放在切实帮助中国足球搭建青训体系、培训青训教练员层面之上。接下来我们与中国的合作伙伴一起,寻求欧洲青训理念与中国实际情况的有效结合。我们期待着不远的将来看到中国球员在本菲卡获得成功,我们对此有信心也有耐心”。

上午9时,阳光透过深绿细密的树叶,仰光外国语大学汉语系门口的木质长椅上形成了一块一块细碎的光斑,一截枯枝从树上落下来,落到了准备前往办公室的康泳老师脚前。康泳老师没有踩过去,身着传统的缅甸女装,她无法跨过这截长四十公分、枝桠分布散乱的树枝。

杨秀慧是康泳老师带的硕士研究生,汉语非常不错,硕士快毕业的她被康泳老师推荐到了仰光一所华文学校任教,目前已经能独立负责这所华文学校一个班的汉语教学。

葡萄牙足球名宿、本菲卡体育总监鲁伊·科斯塔在迪拜领取奖项时表示:“很荣幸再次领取这个奖项,我从本菲卡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因此我深知俱乐部在球员发展方面有着成功的历史,我们的工作做的非常成功,我要感谢青训学院校长和每天工作的同事们,是他们帮助这个项目取得了成功。”

“让缅甸的年轻人了解中国,喜欢中国,未来中缅两国的胞波情谊才会更加源远流长。”康泳老师说。

对于学生,康泳老师从不吝啬传授知识,也从不吝啬给予机会。每一位她带过的成绩优良的学生,她都会为她们推荐工作。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和中缅经济走廊的一步步推进,中缅关系越来越近,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来到缅甸投资,因此,人才市场对熟练掌握汉语的人才需求也日益增长,康泳老师往往能将她的学生推荐到一个不错的企业工作。不错的企业意味着不错的薪酬。

图为仰光外国语大学汉语系老师康泳。(缅甸《金凤凰中文报》)  

迪拜环球足球奖是迪拜国际体育大会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于2010年由迪拜体育局组织创立,评审团成员包括法比奥·卡佩罗、安东尼奥·孔蒂、埃里克·阿比达尔和路易斯·菲戈等国际足坛知名人士。中国球员郑智曾于2016年在环球足球奖中获得年度最佳中国球员奖。

杨秀慧本名叫Ingyinn Hmwe,是土生土长的缅甸女孩儿,她的汉语名字的“杨”姓是康泳老师给她取的。谈到学习汉语,杨秀慧双眸闪闪发光。上大学之前,她其实对汉语不感兴趣,进入汉语系也是因缘巧合,但在逐渐深入的学习中,她对汉语的喜爱越来越深。现如今,她对未来的想法是,一定要去中国留学,去中国找“康妈妈”。

在过去十年里,本菲卡青训学院培养出的青年球员们如今在欧洲各大顶级联赛中熠熠生辉,从贝尔纳多·席尔瓦到纳尔森·塞梅多,从冈萨洛·格德斯到安德烈·戈麦斯,再到如今的雷纳托·桑切斯和超越C罗成为葡萄牙历史上最昂贵球星的若奥·菲利克斯,“本菲卡制造”已经成为国际足坛青训潮流。如今本菲卡阵中还拥有像鲁本·迪亚斯、费罗、佛罗伦蒂诺和格德森·费尔南德斯等一批帮助俱乐部赢得第37座联赛冠军的青年才俊们。

克服了一系列困难之后,康泳老师迸发出了极大的教学热情,在仰光外国语大学,2017年,她完成教学工作量504学时,超额完成工作量324学时。2018年,完成教学工作量486学时,超额完成工作量306学时。在教师匮乏的汉语系,康泳老师承担了很重的教学任务,但她乐在其中。尤其是在学有所成的学生在大街上遇到她,热情地拥抱她,亲切地叫她“康妈妈”时,康泳老师的内心充实而满足。

不只是工作,更多是热爱

这是一套深蓝色的纯净缅装,裙底有三道围成圈的花纹,两边的较细,中间的较粗。在缅甸,只有大学老师能穿这样的缅装。缅甸的老师是有统一服饰的,中小学老师都是白色上衣墨绿色筒裙,大学老师是深蓝色裙底带有三道花纹的缅装。康泳老师是仰光外国语大学汉语系的一名老师,来自中国。

仰光外国语大学的大部分学生都是女生,汉语系同样如此,班上的缅甸女孩儿们都很喜欢康泳老师,在她们的认知中,康泳老师是一位对知识很严肃,对生活很豁达的老师。

或许多年后在故乡安乐生活的康泳老师想起这三年在缅甸教书育人,传播中国文化的回忆,脸上也会浮现安然的笑意,就像当年在讲台上笑着讲课的“康妈妈”一样。(杨岳)

人民网北京1月7日电(记者陈晨曦)环球足球奖颁奖典礼于日前在迪拜举行,葡萄牙豪门里斯本与本菲卡体育俱乐部与来自荷兰的阿贾克斯俱乐部获得全球最佳青训学院奖项,这是本菲卡俱乐部第二次获得该奖项,也是目前全球范围内唯一一家两次获得该奖项的足球俱乐部。

来仰光三年,三年没有回家过春节,条件艰苦、困难重重的外派生涯可能即将结束,即便心中有着对家乡浓浓的思念,但康泳老师依然留恋缅甸的一切。对她来说,这三年是人生中非常美好的回忆,在缅甸遇到的同事、学生、朋友,工作和生活的烦恼和快乐,都会深深印在康泳老师心中。

本菲卡俱乐部主席路易斯·菲利佩·维埃拉对俱乐部这一成就表示自豪,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再次获得这一奖项,证明了我们对本菲卡青训学院项目的愿景是正确的,自从2006年青训学院开办以来,我们的管理人员、教练以及其他工作人员一直努力培养青年才俊。经过十几年的培育,现在进入了收获期,我们在最近5年内有两位从本菲卡青训体系走出的年轻球员雷纳托·桑切斯和若奥·菲利克斯获得了国际足联金童奖,而其他的年轻球员同样很出色,他们帮助俱乐部赢得了很多比赛的冠军。”

除了教学之外,在缅甸,作为汉语资深学者,康泳老师还经常受中国大使馆的邀约参与很多文化活动,先后担任汉语桥、中文话剧大赛、汉字英雄、中文歌曲比赛等活动的评委。有趣的是,有段时间关于中国文化活动密集的时候,康泳老师经常登上仰光各大媒体的报道,朋友戏称她是“头条人物”。

2019年11月,作为外派教师任期即将结束的康泳老师还是没有逃过缅甸肆虐的蚊虫叮咬。她感染了大象登革热。因为登革热病毒具有潜伏期,康泳老师已经查不清是被哪一只可恨的蚊子咬的时候感染,发病是在东枝,起初只是发烧,后来逐渐演变为全身肿痛。“就像身体的每个部分都在被人击打一样。”提起生病的感觉,康泳老师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