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网讯皮克斯动画新片《1/2的魔法》外媒口碑已解禁,目前烂番茄新鲜度为81% (48评),MTC均分为62/100 (14好评、10中评),这个中上的成绩在皮克斯作品列表中不算出彩。好评主要认为影片有趣、感人;负面评价集中在该片缺乏新意,对于皮克斯来说有点裹足不前。

冲锋抗疫“战场”成最美风景

“相比传统人工地面喷洒消毒,无人机的喷洒面积更广、效率更高,更避免了人员密集接触可能带来的危险。”山西青年志愿者指导中心主任高永安介绍说,采用无人机消毒,弥补了疫情防控工作中设备缺乏、人手不够等问题,不仅消毒无死角,还节省了大量的作业时间,极大地提高防控效果和效率,还能有效减少因人工消毒作业的人员接触,提高疫情防控水平。

火速驰援湖北 参与“火神山”建设

共青团大同市委直接组建青年志愿者、蓝天救援队、机关团干部3支青年战“疫”突击队,从2月2日起,驻守御河西路高速口、魏都大道高速口和平城区北馨园社区,扎实开展居民摸排、应急值守、车辆登记、体温测量、疫情排查、楼宇消毒、便民服务等工作,数日来登记车辆25380台次,发放居民出入卡3000余张,辖区社区消毒面积达9000余平米。

数日来,山西越来越多的青年挺身而出,一支支青年突击队火速行动。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山西省已组建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青年突击队1072支,成员20608人。

《Variety》:你并不会感觉被骗,但也高兴不到哪儿去。然而皮克斯在他最辉煌的时候赢得了更多的权 利来发行这样一部作品,一部不加掩饰的影片,一部带着一点点灵魂的皮克斯替补之作。

山西青年突击队在社区开展消杀工作。共青团山西省委供图

社区和农村是做好群众疫情防控工作的最前线,也是防控的重点和难点。为了进一步加强末梢管治,切实解决农村因医疗水平较低、封闭难度较高、思想麻痹大意等防疫难题,各地团组织以镇、街道为单位组建了疫情防控青年突击队,开展大量工作。

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青年的身影。疫情不退、消杀不止,无数青年坚守在抗疫一线,成为最美的风景。

这只突击队历经800公里、10小时车程后抵达武汉,领完装备已经是凌晨2点。伴着宿舍外机械轰鸣声,刘英杰和队友们只休息了4个小时便投入到集装箱板房安装中。

中文预告影片由汤姆·赫兰德、克里斯·帕拉特等配音,讲述一对精灵兄弟为了再见思念的父亲,而带着召唤出的父亲“下半身”踏上一段魔法征程。《怪兽大学》导演丹·斯坎隆执导,3月6日北美公映。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作为承担防护产品生产任务、为疫情防控提供支援服务的单位,山西新华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团委迅速组建青年突击队充实到生产一线,下料、包装、搬运、装卸等,从大年三十开始每天都持续工作12小时以上,将防护口罩日产量从2000只提升到7万只,有效提高供应量。同时,该公司青年技术攻关小组成员夜以继日研制出3套隔绝式全身防护服,为奋战在抗疫一线的“白衣天使”披上安全“盔甲”。

从腊月二十八开始,突击队联络员冯晶每天上班时间达12个小时,因为她负责发热门诊、隔离病房所需物资的申领,每天穿梭在总务库房和科室之间,瘦弱的肩头扛起这些物资毫不含糊。有一次背着东西爬楼不小心磕到扶手,把牙磕掉一块,她却一句“没关系”,忍痛继续战斗在自己的岗位上。

抗击疫情战役打响之后,武汉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建设,吸引了全国乃至世界的目光。在这个被称为“基建狂魔”的建设中,也有山西青年的身影。据了解,28岁的刘英杰是山西运城闻喜县正阳彩钢公司青年突击队的一名员工,在得知火神山医院建设急迫的消息后,他立即联系公司其他7名青年员工组建正阳彩钢青年突击队,向公司请示支援武汉。

坚守抗“疫”最前沿 为白衣天使赶制“盔甲”

大年初一,坚守一线的医务人员组成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病科青年突击队。这支由24人组成的队伍,平均年龄32岁,全部坚守在抗击疫情一线。

《好莱坞报道者》:影片缺乏感染的魔力。任何从早期独角兽在郊区垃圾中嗅探的有趣景象中看到的独创性可能,随着兄弟之间的旅程而迅速消散。他们的旅程尽是闹腾的笑话、一次又一次容易猜到的化险为夷、同一些经常让大家觉得是用于支撑片长或是讲述人生教诲的角色相邂逅。

深入防疫一线 筑牢阻断疫情蔓延“防火墙”

正月初五一大早,运城时一安安静静的小区里,有一个年轻人在院子里来回踱步。据悉,这个不敢回家的年轻人叫李晓岩,是云视讯保障青年突击队的成员,初为人父的他在凌晨结束运城最后一家定点医院云视讯建设和调试后,想在冷风里吹吹身上可能会有的病菌再回家。这位为防控疫情连续工作数小时的年轻人,凌晨回家需忍受风寒顾小家安危。

《帝国》:皮克斯带着强大的强力和弦回归——情感、共鸣、和睦。

山西青年突击队火速驰援湖北参与“火神山”建设。共青团山西省委供图

执行无人机消杀任务的是山西蓝天救援队的几名青年志愿者。无人机的出现,令之前人工志愿服务时捉襟见肘的局面大大缓解。

“全国人民都牵挂着抗击疫情这件大事,作为一名青年,我们应该为武汉人民出份力。”刘英杰说。

景鹏是青年战“疫”突击队的一员,他主动放弃春节假期,与妻子沟通后,义务反顾参加青年战“疫”突击队,驻守御河西路高速口,饿了就趴在车机盖上吃泡面,累了就坐在马扎上歇一歇……每晚八点交班回家,不敢离怀孕的妻子太近,只能远远看着。当问及感受,他说,“在这场全民抗“疫”的战争中,无数医护人员舍小家为大家,与他们相比,我做的微乎其微,但能在自己的岗位上为疫情做出贡献,我觉得很值得。”

疫情初发之际,作为洪洞蓝天救援青年突击队领头人王宏就未雨绸缪,意识到这是一场大的疫情歼灭战。为此,他利用多个渠道,积极联系防护和消杀用品的购置和筹备。

驰援武汉之前,刘英杰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作为一名党员,抗击疫情,使命必达。”刘英杰带领的这支8人青年突击队,平均年龄30岁。

《纽约时报》:《1/2的魔法》很像一部原本很个人化的片子被稀释成对公司的谄媚奉承。

哪里有困难,哪里有青年,山西青年突击队的“逆行”,为疫情防控提供坚强的支持,他们相信,这场战“疫”一定会迎来胜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