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金游戏今日宣布《神奇101:复刻版》在PS4/NS/Steam平台推出免费体验版,体验版还开放隐藏角色贝姐供玩家使用。

试玩版开放一个完整关卡和隐藏角色“wonder 贝优妮塔”,且支持正式版继承试玩版存档。

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战“疫”攻坚,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

建立在鼓楼区江边路上的南京市长江江豚监测站,入口处墙面上的电子显示屏,实时播放着各个江豚智能监测点的同步画面,据了解,目前南京市构建了岸线、水上、水下三位一体的监测体系,由专场上岸的渔民和志愿者在培训后担任监测人员。既解决了部分渔民的就业安置问题,同时,对保护江豚,保护长江生态,也起到了很好的科普宣教作用。

一个个出院场景,令人百感交集:

本作目前暂不支持中文。

这是“全国一盘棋”的力量汇聚——

一道道难关要闯过,一块块“硬骨头”要啃下——

那么,转出后的生活又该如何继续?参考我国现有的保护区居民转为生态巡护员的成功案例,长江沿岸的渔政等部门,也尝试着将原来的渔民发展成为渔政的巡护员。

共担重任,迎“疫”向前——在艰苦卓绝的战“疫”斗争中,践行初心使命,绽放时代精神光芒

没有豪言壮语,行动就是铮铮誓言。

如今,许多原来渔民队伍中的捕鱼高手,成为打击非法捕捞最有经验的巡护人,和最专业的“清网”人。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神奇101专区

2月19日,湖北新增出院人数首次超过新增确诊人数,次日武汉也迎来这一交叉点;

本作目前Steam版和Switch版(日)均在折扣活动中,活动期内享受-32%优惠,Steam版78元,Switch版2,977日元(约合人民币189元)。

3月4日,湖北新冠肺炎治愈率升至约60%,武汉治愈率超过50%;

张贤敏是土生土生的安庆人,他在江边打渔已经有30年的时间,回想起来,十几年前用着自制的捕捞工具入江捕鱼,“踏浪归来鱼满仓”的时光,是人生最美好的记忆。

改建黄冈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设计、改造、清扫、规整,不到30个小时开辟出100张床位的感染隔离病房,建起该院第一个ICU。

捕捞渔业是长江两岸的传统行业,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长江养育了沿岸的鱼米之乡,人们也习惯了从江水中获取财富。这种延续了几千年的生活生产方式,又如何演变成为明令禁止的“掠夺”行为呢?

长江水资源赋予了两岸产业经济迅速崛起发达的优势,也引来了越来越密集的人口,和对水产品无止境的需求。捕捞工具在不断升级出新,各自力求着对江鱼的一网打尽。

疫情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大考。

湖北省新冠肺炎确诊量长时间占全国确诊量80%以上;而武汉市确诊量又长时间占全省七成以上。

“没想到我的母亲能出来!”3月1日,54岁的丁女士与98岁的老母亲同时从武汉雷神山医院治愈出院,泪水满眶。

用生命守护生命。超过3000名医护人员感染新冠肺炎,刘智明、夏思思等医护人员以身殉职。

在磨难中砥砺,在悲恸中奋起。

安徽省安庆市渔政巡护员 张贤敏:那时候捕鱼好捕,工具也简单,就搞点自己做的小网。那时候捕鱼的工具得自己做,包括钩、打鱼的网都是自己做,自己加工。

“除了感谢还是感谢!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3月7日,准备出院的柯先生向医护人员深深鞠躬。曾经病重的他,一度“不能动,水都不能喝”,在绝望中交代后事。

“要一鼓作气,咬紧牙关,坚持到底”。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指引方向,坚定意志。

“我报名!”“不计报酬、无论生死!”“我是党员,我先上!”……一封封请战书、一个个红手印,见证白衣执甲,逆行出征。

据专家介绍,长江生态系统不断恶化一个重要原因,是人为的过度捕捞,导致了江内渔业资源的不断枯竭。恢复长江的生物多样性,必须从管制非法捕捞开始。

根据农业农村部的发布的信息,截至2018年7月24日,长江江豚仅剩约1012头,濒危程度比大熊猫还高。由王利民发起的养护场也正式成立为江豚自然保护区,保护区内水域,比其他江段更先实施了全面禁渔。

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拔地而起;方舱医院迅速启用;每天增加3000张病床,一个月建设完成的病床数相当于60家三级医院……2月29日,武汉定点医院、方舱医院、隔离治疗点全部实现“床等人”。

非常时期,非常之举。一个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步步成为现实。

据不完全统计,长江沿岸以捕捞为生的渔民,有不低于23.1万名,这些渔民退捕后的择业安置,远不是几十名几百名的巡护员岗位能够解决。长江全面禁渔是大势所趋,保护和民生的问题,也将在相向并行中不断探索。

长江江豚,是长江特有的古老而珍稀的物种。因为性情温和,嘴部弧线天然上扬呈微笑状,而被称为长江的“微笑精灵”;它不仅是长江中现存唯一的水生哺乳动物,也是全球唯一的淡水江豚。

这是坚定果敢的决断——

中科院水生所博士 王利民:这个世界上只有两条河流生活着两种哺乳动物,一条是长江,另外一条就是亚马逊河。长江里面的白鳍豚和江豚是我们的国宝。白鳍豚已经离我们而去,没能步入2020年,江豚现在是长江里面唯一的哺乳动物。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湖北累计排查核查1315万余人次,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27.4万余人,转运收治“四类人员”8.2万余人次。最近10多天,省外地区没有再出现来自湖北的输入性病例。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1月23日,武汉宣布离汉通道关闭、公共交通停运,这个千万人口的特大城市进入“封城”状态。湖北其他市州也先后实行最为严格的管控措施。

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中国采取的坚决有力的防控措施,展现的出色的领导能力、应对能力、组织动员能力、贯彻执行能力,为世界防疫树立了典范。

“要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

所幸的是,长江生态环境持续恶化的现象,引起了我国对长江保护意识的及时警醒,一系列禁渔、禁两岸化工污染的措施迅速落地,同时,自然保护区设立,使得长江最后的哺乳动物和“活化石”江豚,得到了抢救性保护,幸免于重演长江“两白”灭种的命运。

安庆市江豚自然保护区,包括长江下游的安徽、江西两省交界江段,和皖河、长江的交汇江段等,这片暗流交错的水域,曾经是是白鳍豚、江豚、白鲟共同的家园。值得一提的是,它的成立之初并不叫保护区,而叫作养护场,中科院博士王利民,是养护场的发起人,在十几年前,他注意到了长江栖息地环境的急剧恶化,和白鳍豚种群的岌岌可危。

3月5日以来,湖北除武汉外连续实现无新增确诊人数。6日,武汉新增确诊人数从高峰时的数千例,降至两位数。

此时,拉网式大排查在武汉3300多个社区、村湾展开。

面对未知的病毒,在加紧研发筛选有效药物的同时,源头管控、隔离传染源是最有效的措施。

这是科学周密的部署——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一场举国动员的疫情防控阻击战打响了。

中科院武汉水生所博士 王利民:白鲟的尾巴很长、很漂亮,它最大的有六七米长,这个鱼也离我们而去了,所以说白鳍豚和白鲟,“两白”从长江的消亡,是我们长江的悲哀。

长江水产越来越少,渔民越捕越穷,以小鱼虾为食物的白豚和白鲟相继灭绝。以捕捞为生的渔民,已难以为继。随着一系列长江保护措施的落地,越来越多的江段从阶段性禁渔发展成为全面禁渔,数以万计的渔民面临着转出世代赖以生存的捕捞业。

这是冷静正确的判断——

安徽省安庆市农业农村局渔业渔政办副主任 宋禄山:因为我们协助巡护队员都是退捕的渔民中招的,有需要的、有爱心的、年龄也比较合适的这样的人参加,所以他们对非法捕捞、对水情、对鱼情都比较熟悉,正好弥补了我们渔政的力量不足。现在全市估计有几百人,我们在迎江区到现在就招了30多了。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时刻,习近平总书记专门赴湖北省武汉市考察疫情防控工作。

严格落实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措施;强化社区防控网格化管理,实施地毯式排查……湖北和武汉按照中央提出的“内防扩散、外防输出”要求,实施更加严格、更有针对性、更加管用有效的措施。

“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从病毒手里抢回更多病人。”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身患渐冻症,但顽强与时间“赛跑”。

一组组升降的数字,记录着来之不易的阶段性战果:

来自全国各地和军队的4万多名医务人员星夜驰援,与湖北和武汉的同仁并肩战“疫”,点亮生命之光。

刚做完胆囊摘除术后三天,院士张伯礼带着“中医力量”挺进一线。钟南山、李兰娟、王辰、仝小林、黄璐琦……是院士,更是战士!

历经两个多月艰苦卓绝的奋战,在决战决胜之地湖北和武汉,战“疫”取得积极进展,防控斗争进入关键阶段。

确诊病例持续增长,重症人数持续增长,病亡人数持续增长,传播人群数量不明……面对严峻的疫情,一个个坚定的身影站了出来。

杜金春和专家组成员对每个课题逐一进行了点评和指导,肯定各个课题取得的成绩,分别指出存在的问题和不足,为每一个课题下一步研究点明了努力的方向。

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通行证明上,车牌号一栏写着“自行车”。为争分夺秒返岗,武汉市江夏区的“90后”社区医生甘如意,历经4天3夜,骑行300公里,从荆州返回岗位……

南京市渔政监督支队支队长 梁军:南京已经连续18年开展了长江禁渔期制度,已经连续16年累计向长江投放了4亿多尾各类鱼苗。

据了解,南京市十几年前就已经实施全面禁渔。在保护部门的宣传呼吁和规范组织下,每年都有市民和各类社会团体,向长江中投放土著鱼苗,长江的生态系统在南京段得到了良好的恢复。

“请大家按登记表全面排查。住址、姓名、联系电话要登记好。情况特殊的要备注清楚。”2月17日下午,江汉区唐家墩街西桥社区党委书记董守芝跟同事们明确工作任务。

有关它的记载,经常会伴随着长江中已经灭绝的白鳍豚和白鲟,许多在江边土生土长的人们,都亲历过它们的存在和消亡。

征用酒店、高校等建立隔离点,湖北和武汉对疑似患者、密切接触者、出院人员分类集中隔离,避免交叉感染。

位于安庆下游的南京市长江江豚自然保护区,是江豚的另一个核心栖息地。通过持续观测,目前南京市稳定生活着50头左右的野生江豚。同时,南京市也是独一无二的能够城市核心区看到江豚的地区。

安徽省安庆市渔政巡护员钱明胜表示过去自己捕鱼的时候也见过很多白鳍豚,中华鲟和江豚也都有见过。

最有名的捕捞工具,在当地被称为“迷魂阵”。江水中犹如天罗地网布设下“迷魂阵”后,闯进的大鱼小鱼乃至鱼苗小虾无一可幸免,它的出现,堪称长江水生生物的灭顶之灾。

从中央到地方,国家各部委全力调配,各省区市伸出援手,19个省份进行对口支援,一批批防疫物资生产企业复工复产,一批批爱心捐赠陆续涌来,为抗疫一线供应“粮草弹药”。

打击非法捕捞 渔民上岸成护鱼人

“我们要按照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的要求,切实做好工作,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捕鱼人变护鱼人 长江再现江豚逐浪

中科院水生所博士 王利民:江豚在过往几年的数量衰退,我们发现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还是没有鱼吃了。江豚是吃十公分左右的小鱼,这些鱼虾资源少了以后,江豚自然而然的数量就衰退了。

中科院水生所博士 王利民:当时成立的时候是为了保护白鳍豚,是为了把白鳍豚放到这个地方来养,所以说叫养护场。一直去捕白鳍豚没有捕到,所以后面就是来保护江豚。白鳍豚是很漂亮的一个哺乳动物,但是很不幸的是,白鳍豚离我们而去了。

在地球上生活了2500万年的白鳍豚,终究成为长江的悲伤记忆和养护场永远的遗憾。相继消逝的,还有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鱼,被称为“长江鱼王”的白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