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2月25日电 据中国民航局网站消息,2月24日,民航局召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扩大会议。民航局党组书记、局长冯正霖透露,当前湖北等疫情严重地区还是要以防扩散为主,除应急运输外,暂不恢复航线运输;其它地区陆续复工复产,逐步恢复正常客运,为其提供航空运输支持。

冯正霖指出,在非常时期,民航更要牢牢守住安全底线。要坚持“四保”,继续按照“防忙中出乱、防闲来麻痹、防慌中出错”的要求做好各项安全运行工作,确保安全运行平稳可控。同时,随着企业的陆续复工复产,民航要采取包机等针对性措施,统筹运力做好重点群体运输。要充分发挥航空运输和通用航空两翼齐飞优势,继续将防控物资和人员运输作为“最优先级”进行保障,开通“绿色通道”,简化审批手续,确保往湖北的生活和医疗用品、医护救援人员运输顺畅,并做好医护人员撤离等运输任务的充分准备。

大陆法系的代表——法国法:

2月10日,全国人大法工委对外宣布,新冠肺炎疫情属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于因疫情防控措施不能履行合同的当事人来说,属于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且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因不可抗力而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

姜琳律师强调,对于重要的国际商务合同,无论适用什么法律都有必要在合同签订时详细界定可以构成免责的事件、免责的条件和范围、适用的程序性要求和具体法律后果。只有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才能在意外事件发生的情况下有效解决问题,减少经济损失。

姜琳律师指出,合同免责机制在各国法律中普遍存在,但具体的适用并不容易。由于合同免责直接牵涉合同双方切身利益,各国在相关法律实践中对此都非常谨慎。由于成文法的传统,法国法对于合同免责事由的规定比较具体。而英国法则更强调合同中的具体约定,合同免责的难度相对更大。需要注意的是,战争、自然灾害、流行疾病、罢工等事件都没有在英法两国法律中直接认定为合同免责的事由。两国都有大量的判例来界定在上述事件发生时免责条款的效力和适用,以避免滥用。

因此,要适用不可抗力需要同时满足3个条件: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和不能克服。此外,不可抗力并不必然导致解约。如果债权人在合同中有多项义务,而不可抗力只是暂时延迟履行某些义务,那只能中止受影响义务的履行,其他义务应该继续正常履行。

普通法系的代表——英国法:

截至2月25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45604例(其中重症病例8752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9745例,累计死亡病例2715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8064例,现有疑似病例2491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47406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79108人。

冯正霖强调,要按照“认真、科学、冷静”的原则,重点关注民航疫情防控工作中突出的四种风险。要关注复工复产疫情传播风险。针对企业复工复产、学生返校等,要进一步细化防控工作措施,绝不让机场和飞机客舱成为病毒传播渠道。要关注内防内控工作风险。进一步细化机关复工及机关工作人员返岗防控工作指南,继续做好各单位人员管理、体温检测、通风消毒等工作,做好民航医疗机构的院感防控、患者筛查救治、医护人员自身防护等工作,做好民航院校学生来源地分类应对预案工作。要关注行业生产经营风险。积极谋划有效措施,加快复工基础设施建设;看到航空公司困难,对执行重大运输任务的航班给予资金支持;用好用足减税降费等现有政策,进一步研究降低政府管理的涉企收费标准,加大行业降费力度。要关注国际“疫情回流”风险。协助航空公司申请保留境外航权时刻,督促有关国家按照国际公约和双边协定依法保障我航班正常执行,尽可能确保我国与各国间航班通达;密切关注国际疫情发展变化,防控“疫情回流”风险。

姜琳律师表示,这一决定对于适用法为中国法的合同免责提供了很好的指引。但是,如果合同适用的法律不是中国法,则需要根据其适用法以及相关约定来具体分析。在国际民商事关系中,合同的适用法通常属于大陆法系或普通法系。姜琳律师分别以法国、英国作为两种法律体系的代表进行分析。

普通法系起源于英国,在前英联邦国家中广泛使用。姜琳律师表示,如果合同适用的是英国法,可以援引合同落空原则(frustration)。其基本原理是,如果合同签订后,发生完全不在合同任何一方控制范围内的客观事件,导致合同无法继续履行或者履行的条件与合同订立时发生根本不同,那么自该事件发生之时起,合同双方可以免除继续履行合同的义务。能够构成合同落空的情形包括履行合同的条件出现重大的变更。英国法院在适用合同落空原则时非常谨慎,避免干预合同双方的意思。此外,合同落空原则可以在合同中被明确排除适用。

湖北新增确诊病例401例(武汉370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2058例(武汉1456例),新增死亡病例52例(武汉42例),现有确诊病例41660例(武汉33563例),其中重症病例8326例(武汉7355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0912例(武汉11793例),累计死亡病例2615例(武汉2085例),累计确诊病例65187例(武汉47441例)。新增疑似病例311例(武汉242例),现有疑似病例2067例(武汉1447例)。

一旦无法履约,中国企业能否根据国际民商事合同中的免责条款获得免责?企业又需要采取哪些措施以减少损失?科技日报记者就此采访了法国CMS Francis Lefebvre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法国华人律师协会秘书长姜琳博士。

冯正霖要求,加强对疫情形势变化的研判,适时调整有关防控政策和运输政策。当前湖北等疫情严重地区还是要以防扩散为主,除应急运输外,暂不恢复航线运输;其它地区陆续复工复产,逐步恢复正常客运,为其提供航空运输支持。要密切监测行业经济运行状况,针对可能出现的运输需求激增等情况,未雨绸缪,有效应对。对于重点地区,要以防输入为主,压实航空公司责任;坚持分类指导、精细施策,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运输保障工作。

不可抗力不是英国法中一个法定的免责事由,没有像法国法那样详细的定义。因此需要在合同中明确约定适用的前提、适用机制和风险的承担,否则无法适用。在实践中,如果合同中明确约定了不可抗力条款,法官通常会适用该条款而不是合同落空原则。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126例:香港特别行政区85例(出院18例,死亡2例),澳门特别行政区10例(出院7例),台湾地区31例(出院5例,死亡1例)。

不可抗力未约定也可援引和适用

关于不可抗力适用的法律效力,根据规定,如果合同的目的只有在完全履约的情况下才能实现,可以要求恢复原状。比如在航班因不可抗力取消后,乘客可以要求返还机票费用。如果合同属于分阶段履行,并且解约前合同双方已经履行各自的合同义务,就不需要返还原状。比如零配件的供应合同,如果不可抗力发生前已经完成部分零件的生产和交付,那么解约的效力只针对后续应该生产的零件。

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2422例,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4573人,重症病例减少374例。

当前,法国政府已宣布把COVID-19疫情视为不可抗力,企业在无法按时履行法国公共合同时,国家将不会追究合同责任。同时,法国经济部长勒梅尔呼吁工业界在此次疫情期间“展现团结”,因此企业间签订的商业合同也可能以不可抗力来进行合同免责。

此外,因不可抗力解除合同,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比如,消费者因不可抗力而解除已经预定的全套旅行订单,不需要向旅行社支付解约赔偿金。

法国是不可抗力概念的发源地,其民法典1218条规定:“不可抗力是指完全超出债务人控制范围,在其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而且无法通过任何适当的措施来避免其发生,导致债务人履约不能的客观情况。如果该客观情况是暂时的,在延迟履约不足以造成解约的情况下,可以中止合同履行。如果该客观情况是无法克服的,可以解除合同。”

姜琳律师介绍,使用大陆法系的国家包括大部分欧洲大陆国家、部分亚洲国家、拉丁美洲及非洲法语区国家,法国法是其中的重要代表。根据法国法,不可抗力(force Majeure)是合同履行不能时的法定免责事由,即使在合同中没有约定,合同双方也可以援引和适用。

本报驻法国记者 李宏策

可援引“合同落空原则”

姜琳律师建议,对于免责条款约定不详细的合同,如果出现履约不能的情况,企业需要尽快与合同方联系和交涉,通告自身情况,快速寻找解决方案,通过公平协商的方式对履约条件、期限等进行调整,以尽量降低双方的损失。此外,合同双方还可对此前签订的合同进行补充,通过修正案的方式对不可抗力进行详细界定以避免后续履行的问题。